岸边苇花飞扬



岸边苇花飞扬
 
人的定居,如同在完成一种迁徙的宿命,那么不经意间,便落籽生根了。
 
      十几年前,因为工作关系,我落脚在龙凤区。或者是因为当时内心充满强烈的挫败感,脑海里没有任何关于城市的印象,只有满岸飞扬的苇花,在我的眼中轻盈而缥缈。
 
      许多年过去了,忆起当年的往事,诸多细节都已经不记得,仅剩满眼洁白的苇花。
 
      苇花,是湿地在那个季节独特而温情的馈赠。
 
      这片绵延的水泽,几百年的历史潜藏在丰美的水草间,历尽兴衰风采依然,实为幸事。光阴里,它那么平和而温馨,踏着嫩江和双阳河冲积的故迹,迤逦而来,在我们的视野里翻腾成一片惊诧和叹息。
 
      湿地于我,如同鸟儿之于天堂。其实湿地就是鸟儿的天堂。一年四季,那些斑斓的精灵,在它的怀抱里自由飞翔,在微明的晨曦里,在苍茫的暮色中,分享着湿地永恒的慈爱。
 
      这里有一种名贵的印度蓑衣鹤,是我爱慕的一种鸟儿。有时候,我甚至觉得它就是自己。
 
      这些精灵飞越千山万水来到这里,静立在水泽中,决绝而忧伤。端庄的黑色羽冠,近乎王者的凛然和忧郁,与它嶙峋的身躯对比鲜明。那“金鸡独立”的侧影,如同一种心灵的象征,又像是湮灭的象形文字,可以通透你的心灵,让你在那样清亮的水边驻足、凝望,把自己浮生成它的一支羽,刹那间便可以感受到飞翔……
 
      鱼儿是湿地腹内的幼子,它让湿地的生命更加丰实。为了维护生态,政府明令禁止在此渔猎。静默的鱼儿可以安然地游动,偶尔也会欢快地跃出水面,如顽皮的孩子在嬉戏、玩耍。鱼儿的种类很多,几乎涵盖了所有北方常见的品种。它们在水底自由地穿梭,从一片水域到另一片水域。湿地犹如母亲,安详地体会着腹内的“胎动”,静静地微笑着。
 
      有时候,我会乘着铁皮船在芦苇间游荡,无论头脑中想的是什么,想得如何入神,水面上一丝轻微的震动,都会把全部的思绪荡开,因为我知道那里必然有一个生命在徘徊。
 
      今年秋天,湿地岸边还会苇花飞扬,那是湿地最美丽的时刻。
 
      风景虽美,却是谦和的,缺乏宏伟和深邃,不常来欣赏的人,是不容易体会到的。
 
      时间如溪水,我们立在湿地的身边轻啜。苇花飞扬的日子,一切皆为陈年,唯有湿地不停滋长,渐渐地成为心底最切近的不朽的家乡。
 
版权所有:林甸县红芦苇工艺品厂
黑ICP备12005623号-2 技术支持:大庆卓创 计数器: